一个脑出血的病例,碰到这样的患者医生该怎么办?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副主任医师丁彬彬
丁彬彬,副主任医师,株洲市中心医院,消化内科

 

女人哭着对我们说,当初真后悔转院,结局还不是一样,花了那么多钱,最终不还是人财两空。她说的是那样无奈,绝望,也深深冲撞着我们的内心。

 

作为医生,我们常常要反思的一个问题,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但大多数时候,我们也没有准确的答案,正如接诊46岁的张军的时候,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

 

半个月前,46岁的张军因为头痛到医院就诊,检查明确为脑干出血,这是一种严重的脑血管疾病,如果大脑是人体的指挥部,那么脑干则是大脑的司令部,它是大脑最为重要的部位,可想而知,如果这里发生了血管破裂出血,结果会是什么样。

 

事实上,入院后,张军的病情进展很快,脑干出血让他陷入昏迷,呼吸也开始越来越不好,医学上,脑干出血的死亡率非常高,我们将最坏的结果告诉了他的家属,随即张军被转入了重症监护室,但即便有各种精密的仪器,对于脑干出血,这些仪器也只能是维系生命,CT片上显示,脑干出血量比较大,神经外科的医生会诊后表示没有手术机会了,就算家属愿意赌,愿意承担风险,也没有太大的含义,没有手术机会,也只能保守治疗。

 

在与家属谈话的时候,我们说了三种可能的结果。

 

第一种,最好的结果,用了钱,保住了命,人也能够清醒,日后生活还能自理。

 

第二种,最坏的结果,用了钱,没保住命,最终还是人财两空。

 

第三种,中等的结果,用了钱,保住了命,但是呈现植物人状态,或是遗留有瘫痪等后遗症。

 

患者的家属陷入巨大的悲伤与困惑之中,他们一遍一遍重复着,他才只有46岁啊!

 

可是医学是无情的,如果46岁的张军平时能够爱惜下自己的身体,悲剧理应能避免,40岁体检查出高血压的时候,他置之不理,从未按时监测血压,口服降压药物,他平时特别喜欢高脂肪,高盐类食物,严重肥胖,缺少运动,还长期抽烟酗酒。

 

高血压是脑动脉粥样硬化的基础,也是导致脑出血最常见的元凶。

 

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五天吧,因为没什么起色,张军的家属就一致要求转到了省里最好的医院,他的妻子说,去省级医院,算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但医学并不完美,对于已经明确的脑干出血,去更好的医院,也未必会有更好的选择。

 

事实上,半个月之后,转了一个圈的张军,再次从省里转了回来。

 

省级医院的专家团队对他的家属说,该想的办法都想了,没什么用了,你们还是回当地医院继续治疗吧!

 

事实上,就算医生不主动提出,家属也会提出,因为,他们早已不堪重负。

 

住在全省最好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你能想象的出一天的医疗费用会是多少吗,更何况是一名脑干出血的危重患者,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半个月没有回来。

 

厚厚的一沓账单很容易让人崩溃,他的妻子说,就半个月,用了二十万,他才46岁,我们都想尽力,可是……真的没辙了……

 

她一边说一边哭,半个月前,转去省级医院之前,她还满怀信心,说那里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但是最好的医院给他们的也是一个近乎绝望的答复,他们非常明白,这样下去已毫无意义。

 

他们也没有能力再这样耗下去,是根本耗不起。

 

医学就是这样,很多人认为医学越来越先进,却并不知道,很多病,过去治不了,现在还是治不了,所以在谈话的时候,我们依然会经常使用人财两空这四个字,这是最坏的结局。

 

46岁的张军从省级医院转回来,情况非常不乐观,呼吸衰竭,休克,继发的严重感染,深度昏迷,事实上,他现在的状态,和一个濒死之人没有什么区别。

 

作为医生,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期望着奇迹的出现,但是,我们更需要面对现实。

 

奇迹是不可能出现了,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想尽力,家属,医生,可是转了一个圈,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最终却还是一个悲剧。

 

他的妻子说,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会转院了,早点放弃,他兴许会少点痛苦。

 

她最后在写下放弃治疗,后果自负一行字的时候双手颤抖。

 

作为医生,刹那间感觉如此无力,我们究竟是在救死扶伤,还是在加剧痛苦?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