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室的故事3——皮肤型的淋巴瘤?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副主任医师陈百华
陈百华,副主任医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血管内科
左眼眶肿脹发热四月余
1991年8月26日
今天中午回家吃午饭时,途经门房,门卫老蒋告诉我:宋某某已于8月20日去世。临终前还念叨着:“黄伯伯、陈叔叔……”我的心不由得一沉,很感难过,这真是人间的悲剧呵……
        患者 女 20岁 来自启东通兴公社某大队。今年4月20日左右,出现左眼瞼及双下肢浮肿发热,皮肤局部出现硬结及色素沉着,因诊断未明转耒上海求医。
        由于诊断末明,住进了我们急诊留察病房。体捡发现有少量的胸腔积液及心包积液。虽经B超、CT、骨髓活扦+塗片、皮肤活扦及血液方面多种化验扦查均未能确诊。也请我院血液科卢家祥教授、袁弥满教授、皮肤科秦万章教授多次会诊,还请过华山皮肤病理专长邱炳森教授会诊。急诊科黄主任是血液科出身,他尽了最大的努力,动员了全市最具权威的专家一起协助诊治。女孩生了此病是不幸的,但有这么多专家关心她从这意义上耒讲也算是有幸的。有一天黄主任叫我送她去五官科找眼科病理的权威倪卓教授会诊,为节约车钱,我就用自行车让她坐在后座帶她去的,因为相距也不远。最后诊断考虑蕈样霉菌病(皮肤型淋巴瘤)可能,但未能排除恶组可能。虽用了激素及VCR等化疗药,仍未见疗效。最后持续高热不退,白血球跌至700-500只/每立方毫米。.因家庭经济不济,在8月中旬自动出院回家。
        我们是三级甲等教学医院,我们都不能诊断,病人还能去找谁呢?好在当时所找的专家权威时也不必化钱,专家们都一心一意地为这个病人找病因而孜孜不倦地工作。前辈的这种治学态度是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的。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