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李振华治疗:肥胖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住院医师古琪
古琪,住院医师,金水济华中医馆门诊部,中医内科

肥胖是指体内脂肪堆积过多或分布异常,体重增加,是一种多因素的慢性代谢性疾病。长期以来肥胖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近年来肥胖不再单单是美观问题,还会导致疾病的发病和死亡率增高。随着物质的丰富和生活习惯的改变肥胖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严重的危害着世界人民的健康。

 
肥胖病是由先天禀赋因素,过食肥甘以及久卧少动等引起的以气虚痰湿偏盛为主的一类病证。病位与脾和肌肉密切相关,如《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脾气虚弱,运化失职,水谷精微输布排泄失常,水湿内停,聚湿生痰,痰湿瘀积而致使肥胖。
 
肥胖病在治疗上关键在于健脾祛湿,通阳利水,使脾运化恢复,痰湿得以排泄则肥胖自减。
 

脾胃纳降正常,气血生化有源,则疲劳乏力,大便失常症状自消。疏肝不仅可恢复肝的疏泄功能,还可以避免肝木克伐脾土,以利脾之恢复,同时气行则湿行,湿去则湿热无所存。由于肥胖多湿多痰,痰湿为阴邪。

故李老对此病的治疗,以自拟的健脾消脂汤为基础方,重用桂枝以醒脾阳,助膀胱之气化,以利痰湿,同时重用泽泻,茯苓,猪苓,玉米须,生薏苡仁以利水健脾。患者服药月余,不仅体重减轻,其他病症亦可减轻或消除,精力恢复,无后遗症。此外,肥胖病虽在初期,常与高脂血症同时并见,甚至出现高血压,以上述方药可另加鸡内金,重用生山楂、荷叶。如便秘者酌加草决明,生首乌。本病通过一至两个月治疗,可使肥胖消、血脂降、痰湿去,肝、脾、胃协调,则脂肪肝不治可自愈或大减。本病到后期出现心、脑血管等疾病,往往病理复杂,可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证治疗。

 

 

 

 

 

 

   案 例  

 

 

 

 

 

男,48岁,干部。

 

主诉:肥胖三年余。

 

现病史:患者有慢性胃炎病史七年余,三年前不明原因出现肥胖,以致行走困难,不能工作。三年来经多方检查,未发现异常,按内分泌紊乱治疗无明显效果。现身体肥胖,头晕头沉,倦怠乏力,睡眠梦多,记忆力减退;食后腹胀,大便溏薄;舌质淡,体胖大,边有齿痕,苔白腻。脉濡缓。查身体呈对称性肥胖,体重92.5公斤,身高1.75米,血压160/110mmHg,甲状腺无肿大,心肺无异常,皮肤无紫纹,腹壁脂肪厚,下肢轻度凹陷性浮肿。

 

中医诊断:肥胖、水肿(脾胃气虚,痰湿阻滞)。

 

西医诊断:肥胖病、特发性水肿。

 

治法:健脾益气,祛湿化痰。

 

方药(李老自拟方):理脾健运汤加味。

炒白术10g,茯苓20g,泽泻12g,玉米须30 g,桂枝6 g,姜半夏10g,川朴10g,砂仁8g(后下),广木香6 g,炒山楂15 g,炒鸡内金10 g,化橘红10 g,醋郁金10 g,九节菖蒲10 g,甘草3 g。25剂,水煎服。

 

嘱:调理饮食,忌生冷肥甘之品,适当活动。

 

二诊:头晕头沉,梦多,乏力,腹胀等症减轻,大便成形,日行一次,体重稍有减轻。

 

方药:炒白术10g,茯苓20g,泽泻12g,桂枝6 g,姜半夏10g,川朴10g,砂仁8g(后下),广木香6 g,炒山楂15 g,炒鸡内金10 g,醋郁金10 g,九节菖蒲10 g,燀桃仁10 g,丹参15 g,醋莪术10 g,甘草3 g。30剂,水煎服。

 

三诊:体重减至82公斤,双下肢凹陷性浮肿、头晕头沉、梦多、倦怠等症消失,饮食增加,无胀满感,血压130/90 mmHg。行走正常,舌质淡红,体胖大,苔薄白,脉沉细。继以上方加党参15 g,扶正固本,连服20剂,进一步巩固疗效。

李老认为肥胖病主要由于饮食不节,嗜酒肥甘,过食膏粱厚味等,造成脾虚,失其健运,导致体内脂肪、痰湿以及水谷之精微物质输布排泄失常而致病。

脾虚以后导致体内的气机升降失常,营养物质和水湿不能正常排泄,形成脂肪、水湿瘀积腹中,首先形成腹部胖大,肥胖逐渐波及四肢和全身,甚至出现下肢浮肿。痰湿易聚中焦,阻滞气机而化热,气血瘀滞中焦病理演变易先出现脂肪肝,甚至胆囊炎,胆结石,糖尿病。湿阻气机化热,肝失条达,肝火上逆可出现高血压。

由于血脂高,血液浓度大,动脉可提前出现硬化,从而引起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以致脑血管意外(中风)等。再如临床常见的妇科因脾虚湿盛病理演变或感染而出现的下肢水肿、带下病、盆腔炎、盆腔积液;根据病理演变,湿阻气机化热出现的子宫颈炎、宫颈糜烂、阴道炎、泌尿系感染:如湿热阻滞气血,并可导致子宫肌瘤、输卵管不通、卵巢囊肿、多囊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子宫内膜肥厚,甚至出现不孕症,个别患者还可转为癌症等。这些杂病丛生,其根本原因多与脾虚失治,水湿失其健运所导致的的肥胖有关。

本案患者乃脾失健运,水谷精微输布排泄失常,精微痰湿瘀积,使气血运行受阻而致本病,故李老治疗重在祛瘀滞而消肥胖,方中用炒山楂、炒鸡内金消肉积、化瘀滞,二者合用化瘀血而不伤新血。有关山楂,《本草经疏》还有记载:“大抵其功长于化饮食,健脾胃,行结气,消瘀血”;鸡内金善化瘀积,能消脾胃之积,化经络之瘀滞。复诊时用燀桃仁、丹参、醋莪术活血行血而消瘀祛胖,其中燀桃仁 苦能泄滞, 甘温通行,有开结通滞之力;丹参 苦能泄,温能散 ,去滞生新;醋莪术专攻气中之血,消积散结。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