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并肺栓塞、肥胖等多种疾病的颈椎病患者曲折的就医故事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主任医师张立
张立,主任医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脊柱科

病人家属写的就医故事:

这是一个很普通但比较曲折的就医故事。

我们老两口家在北京,今年快 70 了,我们有个儿子今年 37 岁,还挺胖,165 的身高,就有 240 斤的体重。他性格内向,平日里少言寡语,不爱说话,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了也不跟我们做父母的说,还坚持上班。在单位上班的时候,经常走路摔跤,后来还是单位的领导发现了,催促他一定要上医院看病,我们才知道此事。

2014 年 7 月 15 日,我们先去看了中医,医生给他做了腰部 CT 后,告诉我们说是可能是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给开了药,让回家吃药泡脚。出了中医医院,我们又到了另一家医院看神经科,大夫给他照了脑部 CT,核磁片子,经检查确实有些问题,CT 反应他脑子里有钙化点,但是没长瘤子。医生建议我们去看内分泌科,来到内分泌科,大夫给我儿子做了血尿化验,结果是甲状腺功能低下,低血钙,问题查出来了。在看了几次后,好心的大夫又给我们介绍了协和医院内分泌科的王教授,说协和医院在看内分泌这方面经验丰富。通过王教授的药物调理,我儿子的甲状腺各项指标有了明显的改善。在看甲状腺的同时,抱着有病乱投医的想法,我们又带着儿子继续去扎针灸,做中医理疗。起初,挺有疗效,儿子走路腿有劲了,也不打软了,后来都不用人陪了,都是自己一人打车上医院。我心里暗暗高兴,甚至想可能过了十一我儿子能上班了。万没想到的是,在 10 月 5 日和 11 月 2 日我儿子两次在家中摔倒,而且后脑都碰到了墙上,儿子彻底不能走了,只能坐轮椅。情急之下,我跑去找协和医院内分泌科的王教授问怎么办,王大夫让我们赶紧带孩子去看神经科。我们去了另一家大医院的神经科,大夫也没说出什么,只说是大概还是内分泌方面的事。进而我们又去看了了协和医院神经科特需专家,大夫给我儿子做了检查,看了片子,然后说:“我收他住院吧,主要查查他为什么不能走路,看看神经方面有没有问题,做个脑电图。”然后给我们开了住院证。

在等协和医院神经科的床位期间,我们还继续带着儿子扎针灸。感谢针灸科的赵大夫提醒我们,应该给孩子照个颈椎片子,说他颈椎没准儿有问题,果然片子的结果证实了大夫的猜测,咨询了几家医院的骨科大夫都说得手术,不然终身瘫痪。

我们老两口带着儿子先后跑了两家北京的大医院,骨科专家看过我儿子的情况后,都说应当做手术,但都说我儿子一来太胖,二来有内分泌方面的问题,全身情况太差,手术难度太大,风险太高。其中一家医院,甚至我们都已经满怀希望地住院了,最后病房的主任也还是说我们病情复杂,做不了手术,最后客客气气地把我们请出了医院…

天无绝人之路,世上还是好人多。一位曾经看过我们的骨科医生向我们伸出了援手,主动帮我们联系了北医三院的骨科张立主任,并说张立医生医术高明、敢于承担责任,愿意更多地站在病人的角度为病人着想,没准能帮我们做了手术。

第二天,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到了北医三院,找到了张立主任。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详细询问了我们前期的看病就医过程,麻利的给我儿子做了检查,看了我们在别的医院的病历检查资料和片子后,他告诉我们说,我儿子的瘫痪是由于本身有颈椎病、颈椎椎管里面的后纵韧带骨化,压迫了脊髓神经,两次摔伤后导致了脊髓损伤瘫痪,需要从脖子后面开刀手术,打开颈椎椎管,解放受到压迫的脊髓神经。但由于我儿子的椎管特别狭窄,脊髓受压特别严重,手术难度比较大,风险高,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损伤脊髓,导致不可逆性的更严重的瘫痪;而且我儿子 240 斤的体重,特别胖,手术难度就更大了;再加上有内分泌的问题,风险就更高了。难怪其它的两家大医院都不愿意收我们住院,别的医生也是担心手术难度和风险的问题。张立主任安慰我们说,这种情况的颈椎病椎管狭窄的情况,他们以前有经验,这么胖的病人,他们以前也做过,只是他们要做更多的术前准备,只要充分准备,还是可以克服困难的;张立主任接着说,关键是内分泌科的问题应该由专科医生来把握和判断,既然协和医院的内分泌科在国内一流,我们也在那里看了好久,说我们只要通过协和医院内分泌科医生和麻醉科医生的会诊,这个手术就能做。听了他的一席话,我们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我的儿子有救了。我们为孩子碰到这样的认真负责的好医生而感到庆幸。为我儿子有贵人相助而感到欣慰,高兴之余,协和医院神经科的电话来了,让我儿子马上住院,我们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心想住院也好,查查他神经方面有没有问题,也好下一步全力以赴做好准备去北医三院做手术的术前准备和评估。

2014 年 11 月 18 日我儿子住进了协和医院神经科,经过一系列检查,正准备做肌电图的那天,27 号夜里,他发高烧了,38.8°,我着急万分,一夜未眠,医生让物理降温,用了 6 个冰袋,到早晨降到了 37.8°,我们刚松了一口气,不成想到中午体温又到了 39°,并且昏迷不醒,出了很多汗,怎么也叫不醒,我们吓坏了…

大夫们马上召集各科大夫床前会诊,做超声、CT、核磁,最后得出结论是腿部有血栓,血栓脱落进到肺里造成肺栓塞。肺栓塞!肺栓塞!医生把我们叫到办公室跟我们说我儿子现在已病危,叫我们做好思想准备,做最坏的打算。天哪,我以前听说过肺栓塞是要命的病,最坏的打算不就是死亡吗?难道我儿子性命不保?我不相信,医生说因为我儿子年轻,会马上给他做个手术,腹腔的静脉血管里放个滤网,防止腿上的血栓再次脱落造成二次肺栓塞,要是再有一次栓塞,我儿子恐怕就真的活不了了。在不知签了多少张同意书、和各科大夫进行多少次谈话后,我儿子被送进了手术室,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我儿子一定能闯过这一关,他一定会好的。手术完成已是深夜,马上被送进 ICU 监护室,我们提心吊胆地在监护室外面等待消息。整整四天四夜的等候,儿子总算脱离危险转入了神经科监护室进行监护,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我儿子恢复地很快,脱离了呼吸机和氧气罩,病情在逐渐好转,我们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感谢协和医院救了我儿子一命,感谢神经科的全体医护人员对我儿子的精心护理,翻身、拍背、擦身、洗脚,更让我们感动的是因我儿子便秘,年轻的小护士亲自蹲在他床前用手帮助他掏大便,感动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愧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医院培养出来的医护人员,作为病人的家属我们感到非常温暖。

在协和医院经过 48 天的治疗,我儿子的病情稳定了,于 2015 年 1 月 5 日出院了,临出院时,医生嘱咐我们说,肺栓塞的病人,血液凝固的状态不稳定,半年之内都不能手术,否则随时有再次肺栓塞或脑梗塞的风险,而且梗塞的范围和面积会更大,病情会更重,死亡的风险会更高,要等待他血液凝固的状态稳定后才能考虑手术,这期间要使用抗凝药,还要随时监测他的融栓指标,不断调整抗凝药的用量,监测指标就要经常抽血化验,正在发愁之际,是赫大夫帮我们出主意想办法让我回家跟社区医院联系。

事情很顺利,社区医院的护士定期到我家给我儿子抽血,我再送到协和医院化验,一个星期两次抽血,半年的时间我往返于家和协和医院之间送血,送尿,开针管,开药,开假条,为了稳定他的指标正常,我学习上网查如何护理肺栓塞病人,什么食物影响华法林的药性,什么水果能吃,什么蔬菜不能吃,我都一一作了笔记,严格地控制他的验血指标,半年的时间就这样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

经过了两次复查后,协和医院呼吸科、血管科、内分泌科和麻醉科的医生们经过会诊,给出了结论,现在可以做颈椎手术了!

一年了,从我们带着儿子看病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年了,我儿子摔完后不能走路卧床坐轮椅也已经 10 个月了。我们终于等到可以做手术的时间了。我们带着儿子往返于各大医院间,在这就医的路上,我们曾走过弯路,这其中的艰辛是不言而喻的,有感激,有辛酸,有无奈,也有欣慰。

2015 年 6 月 24 日我们带着儿子又一次到北医三院找到了张立主任,向他说明了孩子的病情。张立主任并没有因为我儿子出现了肺栓塞,病情比一年前更复杂、更高危而将我们拒之门外,张立主任花了好长时间,仔细看过前前后后我儿子在协和医院的各项记录,研究了协和医院呼吸科、血管科、内分泌科和麻醉科的最终会诊记录后,充满信心地告诉我们说,虽然我儿子病情复杂、高危,但目前身体的各项指标控制稳定,没有绝对的手术禁忌,可以考虑手术的。骨科的情况和肥胖的情况没有变化,虽然手术难度大,但和一年前一样基本没有变化,只是我儿子出现过肺栓塞的情况,属于高凝状态大,手术诱发再次肺栓塞和脑梗塞的风险比一年前要高很多,死亡率也相对较高,但既然全国一流的协和医院的各相关科室会诊了,说可以手术了,那么手术的风险应该在可控范围内,需要医患双方共同承担手术的风险。考虑到我儿子前前后后经历了那么的曲折故事,风险是肯定的,我们也肯定愿意承担风险,我们也因为我们能碰到张立主任这样能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有责任、敢担当的好医生而感到庆幸,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张立主任很快就让我儿子住进了医院,因为手术难度大,风险高,为了手术安全,张主任做了大量细致周密的术前准备工作。前后两次请来麻醉科、呼吸科、神经科、ICU、内分泌科、耳鼻喉科等各科医生床前会诊,仔细讨论术前准备和手术方案,给我们家属讲解手术风险,让我们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我儿子不仅有肺梗塞的问题,还有内分泌的问题,住院后又查出来了有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的问题,这些都显示了手术风险极大,让医生们左右为难,我儿子又那么胖,240 斤的体重,医生的手术操作一定很困难,术后的护理也会很麻烦。但张立医生和其它各科医生通力协作,仔细分析判断,充分准备,我们作为病人家属为张立主任这种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对病人高度负责的态度而感动,同时也为我儿子遇到这样的好大夫而庆幸。手术终于在 2015 年 7 月 13 日做完了,手术很成功,6 天的 ICU 观察后,我儿子终于可以出院了,术后要到康复医院康复,张立主任又积极为我们联系康复医院,这本不属于他的职责范围,在这个医患关系非常紧张的社会,我们遇到张立主任这样的好医生,是我们全家的福气。我们发自内心的向张立主任说了一声:“谢谢您!”

现在我儿子转到了博爱康复中心进行康复治疗,原来我以为手术完,孩子就能站起来走路了,事情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手术后还要进行艰苦漫长的康复训练,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康复训练,现在我儿子已经能够站起来扶着助行器自己走路了!是张立主任,还有其他几家医院许多的医生护士救了我儿子,是他们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要不是张立主任给我儿子做手术,可能现在我儿子还是瘫痪在床,有可能终身都只能坐在轮椅上。

由于多位好心的、认真负责任的医生的倾力帮助,由于我儿子的坚强面对,由于我们家属的执着和不懈努力,我儿子经历了一次次极高风险甚至是死亡的考验,现在身体状况正逐渐恢复,对于未来,我们充满信心。

这就是我儿子的就医经历,以后的康复之路还很漫长,让我们都怀着一个美好的愿望,祝我儿子早日康复,同时也祝那些帮助过我儿子的好人们一生平安。

祝张立主任和其它好心的医生们在医学道路上能够取得更大、更辉煌的成就。也希望我们曲折的就医故事能给其他的病友提供帮助和启示。

患者家属

2015 年 10 月 7 日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