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东西差点“毒死”他,但他却发现了它的养生的功效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医者荣耀
每一个医者都有自己的品牌!

神农回忆起来,在中毒发作之前,所尝的那味药的样子是历历在目。在当时那个医药还没成熟的时代,吃了半夏又如何不会中毒呢?我还记得小时候把这药(半夏)当花生米吃了,差点步了神农的后尘啊!幸好吃得不多,发现得早,老爹用涌吐之法让我先吐,然后准备姜汤给我喝,才不至于酿成大祸,要不然,各位读者绝对看不到今日这篇文章了。

 

且看神农,已是步履蹒跚,气喘吁吁!走了这么远的路,又是烈日炎炎,如果大家要想知道神农此时出发是什么季节的话,答案会有点意思的。此时的季节是半夏。半夏这个季节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是如果你知道神农这个季节要去找什么药,你也许会改变想法。原来啊,神农是“半夏季节寻半夏”。

 

神农正累得慌,眼前却有一树荫,树荫下有一大青石,于是,他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小憩一会儿,缓解缓解疲劳。突然,远方传来清脆的歌声,神农循声望去,依稀可见一樵夫,从山顶而来。“好家伙,原来这一带是有人烟的啊!”神农心道。

 

   

 

这烈日也火辣,但这歌声却悠扬,这树荫虽不大,但这风景还不赖。神农由于疲劳,姑且在这里好生休息一会儿吧!

 

当他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幕似曾相识的戏。但见那樵夫,四处乱窜,看来,这一定又是一个中毒者。神农猜想,这人难道是中毒了。

 

跑上前去一看,果不其然,问那樵夫是怎么啦?那樵夫还好能勉强说话。说他吃了一种东西,现在舌头发麻,说话有点说吞吞吐吐的,口角流涎,时而呕吐,全身有点发麻,站立有点不稳,像喝醉了一样。神农心道“他是中毒了!”

 

神农为了证实这一想法,就问了这樵夫,问他刚才吃的什么东西?樵夫说,吃了一种植物的根,根部呈圆球状。看来这樵夫这么大年龄也还犯我小时候的错,怎么能把半夏当花生吃呢?

 

神农就问他在哪里吃的?樵夫指了指地方。神农前去一看,果不其然,那一片绿葱葱的三叶草,大约有五寸至一尺来高,叶片基生(多枚叶以互生或对生叶序密集着生于茎基部或近地表的短茎上),一至四片,但以三片叶居多,叶片出自块茎顶端,叶柄下部有一白色或棕色珠芽,直径三至八厘米,偶而可以发现个别的叶片基部有白色或棕色小珠芽,直径二至四毫米。神农刨开土一看,这植物的块茎呈球形。好家伙,果然是这东西的毒性所致。

 

 

神农一惊,这不是他前几天的戏在今天重演了吗?我想,这件事情还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因为前几天神农自己中毒,虽然记忆犹新,但无论怎么说都是重播,今天给他来一现场直播,这样他就更加刻骨铭心了。

   

神农啊神农,也别怪这些子民愚昧。冇有普及科学知识,他们哪里晓得这东西有毒?只要是饿了,看到有可以吃的,就随便弄了吃。那樵夫也是倒霉,以为是绿叶子的东西都可以吃啊?要知道,“病从口入”可不是瞎说的哦!

 

还好,前几日神农自己被毒药(半夏)“电”了一下,这次有经验了。可上次,神农很有可能不止中的是半夏毒,还有好多药草是否也是毒药他估计还不知道呢?这也难怪,一个发明者不可能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的。

 

神农就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药葫芦,把切好的姜片让那樵夫咀嚼。那樵夫也真是走运,遇见了神农,不然的话,小命不保喽!

 

神农把樵夫治好后,樵夫清脆的歌声继续响起了,歌声渐行渐远。神农就潜心研究半夏的药性,那神农的心却越来越细。

 

经过神农的品尝和研究,发现半夏是辣味的(即原文说的“味辛”),具有横行散结、行气行血的药性,若是用得对症,也是一味好药啊!神农现在才发现,大自然既是诡异的,又是神奇的。神农于是将半夏用生姜水浸泡七至十天后,晾干(注意这个细节,这是早期的药物炮制的雏形),然后运用于临床。经过临床验证,发现,经过生姜水泡过后的半夏,毒性小多了,对于一些因伤寒引起的咳嗽哮喘和恶心呕吐,效果立竿见影(原文所说,可以治“伤寒寒热”,“欬逆”,“下气”)。

 

 

神农回忆自己中半夏毒的过程,发现有口腔麻痹的情况,于是他突发奇想,认为半夏也能解决咽喉方面的疾患,于是他用小剂量的半夏,用酸水(相当于现代的醋)浸泡一天,让一些有咽喉疾病的人服用,你猜结果怎么着?那些咽喉肿痛的人居然神奇般的好了。我想,后来张仲景发明的苦酒汤就是根据神农的这一发现进行创新的。

   

又有一次,一位族人突发胸闷,胸中十分难受,从心窝到少腹硬满而痛,尤其是胃脘部硬满,压痛,拒按,大便秘结,口舌干燥而渴,午后稍有潮热,神农一看,发现这就是结胸,他认为,半夏具有“横行散结、行气行血”的作用,应该对于结胸是对症的,于是,让那族人服用少量的半夏。结果,那族人很快就病好了(这与原文中所说的能够治疗“心下坚”、“胸胀”及“止汗”是相符的)。神农这般用药真是让人折服。后世张仲景治疗小结胸的小陷胸汤不也是有半夏在其中吗?

 

神农越发觉得继续研究和发现本草,对于人类的健康事业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他将进行下一味药材的探索,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族人跑来诉苦,说自己颈部缓慢出现豆粒大小圆滑肿块,累累如串珠,不红不痛,溃后脓水清稀,夹有败絮状物,十分难受。神农看到那族人颈部的病状,他发现,这就是传说中的瘰疬或者鼠瘘(相当于现代的淋巴结肿大并溃烂)。这可糟糕了,目前他仅仅确定的就两味药,一个是生姜,另一个是半夏,可这两味药也未必能治疗瘰疬啊!神农的心仿佛被一根针猛刺了一下,怪难受的。

 

神农忧心如焚,觉得现在必须要肩负起人类健康的重托,尽快实验出更多的药材来,不然,天下子民都会难以逃脱病魔的毒手。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