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与超越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副主任医师俞少华
俞少华,副主任医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精神科

读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感觉风格与弗洛伊德及荣格大有不同,不似这两位大师的高深、学术、铺张与华丽,阿德勒好像特别的平实与生活化,所以是相当的平易近人,他谈的心理学更切近日常。其中有几个点个人特别认同,也觉得特别有意义,故分享如下:

首先是人生的三大事实。阿德勒从人类居住在这贫瘠星球需要去讨生活,而四周有他人存在势必要发生联系,同时人类有两种性别生命亦因此存续,推论出人不得不面对职业、社会和两性这三大问题。表述似乎浅显,却是非常精辟。回到现实,人生的成败倚赖于这三大问题的处理;人生的苦恼亦大多源自这三大问题,心理障碍人群中缺乏职业认同,人际疏离,缺乏两性亲密关系的情况比比皆是。临床上,又有多少神经症、焦虑抑郁的患者在逃避人生的事实,他们有意无意地躲在症状背后苦苦挣扎,另一方面又心甘情愿。有位来访说:“我不与过去的相识联系,是为了避免被遗忘。”多么痛,又是多么深刻!

其次,自卑情结,是阿德勒非常精彩的概念。根据他的定义,当一个人面对他的问题,且感到绝对无法解决时,出现的情绪便是自卑。因此争取优越感就成了必然的补偿动作,问题不在于追求优越感本身,因为追求成功和卓越也是人类的通性;问题在于这个优越感的追求常常指向生活中无用的一面,因此即使获得所谓的成就其内心并不为此感到享受满足,却总是设想不利情境,苦心孤诣地避免失败,从而限制了个人的活动范围,不敢越雷池半步。有位来访者,在行业顶级公司做了许多成功案例,在事成之后众人欢庆之时,他却深感茫然,获得感寥寥,更多是一路走来的忐忑,庆幸的是没有半途栽掉,自然也无法同乐,更唯恐下一次又会如何。

再者,合作问题,这和离弃世界及犯罪伤害相关。如果一个人觉得这个世界和他人都不需要他,那他就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同样,如果一个人对所有的他人都没有牵挂,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合作的时候,那他可能就无所顾忌的去犯罪。合作对于这个世界实在太重要了,这样的论述发人深省。扩大性自杀或者把公交车开入河中的事例太惨烈会伤及无辜,国家之间的合作破裂可能就更惨烈了,爆发战争,甚至是相互毁灭。合作,如此简单的一个词,经过这样的表述后其实很沉重,需小心对待,每一个人,都要让他永远有合作的机会。这样,他的人生总有希望,而这个世界也多了一份平和与机会。

自卑与无力感不可避免,过度的去寻求优越感只是一种补偿,还是停留在自卑的点上,如同资本家无休止的扩大再生产背后的恐惧与焦虑。而超越可能先基于对自卑和无力的接纳,同时回到人生的事实,不再逃避,指向未来订立目标,过好现在,尽量跳得更高,走得更远,超越是人生有限性背景下悲歌式的壮举,是一种勇敢尝试之后的剧终!

心有远方,行必跟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感谢关注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