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肝脏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副主任医师焦成松
焦成松,副主任医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肝病科
肝脏是人体最大的实质性器官,有代谢合成和解毒功能。是整个有机体生存不可或缺的化工厂。有蛮多武器弹药在这里生产,同时又是个巨大的战备仓库,生命活动所需的诸多能源和物资几乎都储存在这里。
 
肝有两套人马,一套负责生产和转运胆汁。众所周知,脂肪性食物以及脂溶性维生素的消化吸收离不开胆汁,这邦队伍如果失职了,必然出现消化不良或黄疸,重度黄疸又没能做人工肝那人体就变成地地道道的“黄种人”了,甚至变成铜像一般。第二套队伍更复杂,技术工种多,科技含量高,兼有代谢、调节、合成、分泌、转运等多重任务,是化工厂的重头戏。假如某个环节出错,必然会引发多种疾病。此外,还有众多环卫工在里面上班,如果也消极怠工或罢工了,血流里就会充满毒素,像城市瘫痪似的垃圾成堆,直至把大脑熏昏——肝昏迷。
 
肝脏一旦遭受外敌入侵——感染肝炎病毒,轻者如感冒一样可以自愈,重症却要命,恰如冠状病毒毁损肺脏,死亡率很高。区别只是肝炎病毒可与人体暂时和平共处转为慢性携带,传播途径也绝然不同。
 
老祖宗说过:投鼠忌器。可人体内的防御部队——免疫系统蛮不听话二呼呼的,灭鼠过程中也把好好的坛坛罐罐都打烂了,遇上老化的有瑕疵来不及修葺的更是统统一股脑儿打烂。结果可想而知,入侵的老鼠倒是被干掉了,但房内器具也终于砸个稀巴烂甚至整个房间都濒临垮塌。不仅仅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更严重的是稂莠不分玉石俱焚——这就是死亡率比重症肺炎还高的重症肝炎。
 
肝内还有两种叫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的东东,专管解酒,有的人含量低,一杯酒就倒,而有的人含量高,一斤酒也灌不醉。解酒酶的高低与遗传有关。天马行空,俺就是酶高,爹妈给的,有什么法子?哥自信,哥豪爽,岔倒喝,推杯换盏,饭桌上就这么任性。
 
但人的肝与心脏是一样一样的,只有一个,你不珍惜它那它也不珍惜你。解酒酶含量再高也经不起猛喝天天喝,于是乎形成酒精依赖,一天不喝便茶饭不思全身难受,跟吸毒成瘾差不多,一不小心就过界了——酒精性肝硬化。双手发抖,连饭碗筷子都拿不住,把酒一喝又正常了舒服了。如此恶性循环走进慢性自杀的不归路。喝酒成瘾后要戒酒跟戒烟戒毒一样难——郎中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肝硬化属于肝病晚期,无论是肝炎病毒所致还是酒精所致,都不好办,相当于化工厂遭了水灾,生产力严重衰退不说,还可能随时宣告破产。除非彻底推倒重来——肝移植,否则没有复工的妙策。而器官来源十分困难又贵得很,换肝换不起呀。古人云,上医治未病。最好是防患于未然。毕竟爹妈只给一个肝,一旦出腹水了悔之晚矣。
 
怎样爱护我们的肝?首先,定期体检,有病早治。病毒性肝炎还是有办法的,可控可治。监测肝功能变化及早治疗效果好。发现有血吸虫更要及时用药驱虫。决不能小病拖成大病,拖成肝硬化甚至病入膏肓。其次,酒是双刃剑,少量活血,多喝伤身。这也是病从口入。饮酒不可过量,更不能喝醉。醉倒一次无异于大病一场。第三,是药三分毒。尤其是人工合成的西药,进入人体后通常需要经过肝脏解毒。特别是那些说明书上写有肝功能不良者慎用的美国造,应用时要格外小心。第四,肝怕熬夜。早睡早起休息好,养肝。平时生活要规律,尽可能遵古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避免过劳。切勿因一时脑子发热不顾死活去熬夜,伤害了可怜兮兮苦不堪言且独一无二的肝。
 
三国里夏侯惇说,父精母血,不可弃也。且行且珍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齿一甲尚来之不易,何况肝脏这么重要的器官乎?人没有阑尾可活,肾坏了一个也还有一个,但人没有肝不能活也。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