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疑难杂症,接纳心理诊疗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副主任医师姜爽
姜爽,副主任医师,辽宁省肿瘤医院,精神科

只要在生活中细心观察就可以发现,压力来自于心理和社会生活。在临床上,医生也可以看到,很多患者带着症状而来,通过检查却没有找到任何器质性的疾病,或者说,病的很轻,但患者的痛苦很重。这时候,有经验的临床医师经常会给患者推荐心理科就诊。

这时候,很多患者可能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明明身体不舒服,却被临床医生“踢皮球”去心理科呢?自己好像日常情绪还不错,精神方面也正常,真的有必要去心理科就诊么?这些莫名其妙的症状从哪里来?身体不适怎么和心理科联系起来了呢?

这里我们就讲讲心身联系。为什么你的身体不适需要来心理科看,且只有心理科治疗能解决问题。

首先,对于你的躯体不适,临床医生首先会鉴别是否是器质性疾病,也就是说,是否器官本身真的出了问题,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抽血化验、各种CT、超声检查都是在为器质性疾病找证据。当证据不足时,医生会认为器质性疾病基本可以排除,这时,他会考虑,是否某个器官发生了功能性的改变?打个比方,当机车不能发动,首先会想它是否零件损坏,当检查没发现哪里有大损坏时,可以看看是否没有机油了,是否燃料不够了?这时给与一些相应的补充,往往就会让它正常运转起来。心理科的治疗就是处理这些功能性躯体症状,与其他科的临床医生互补,达到器质性疾病与功能性疾病的共同解决。

当心理科或精神科医生接诊后,他们会对你的躯体症状做出进一步的判断和评估,同时,会对你的心理层面做出专业化的诊断。通过量表检查和面诊问诊,评估压力是否存在,是否压力对情绪和躯体造成了影响,是否处在向心身疾病转化的过渡阶段。而长期的心理压力,负面情绪的堆积,往往就是导致躯体出现功能性症状的原因。

这是因为在慢性压力的状态下,身体会产生慢性的应激反应,激活或抑制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甲状腺及性腺三大内分泌轴,导致应激(压力)相关激素的分泌,同时神经与神经之间传递信息的物质(神经递质)如5-HT、NE 、DA、激肽等会出现代谢异常,作用在相应的靶器官上就会产生相应的症状。作用在中枢脑区,就会出现抑郁、焦虑等情绪;作用在周围神经系统就会出现各种功能性躯体综合征。

这种状态下,器官只是功能改变,尚未发生器质性变化,因此目前现有的检查尚无从查起。但此时,神经-内分泌-免疫这个大系统已经发生了内部变化,因此躯体产生相应的不适,血压改变,疼痛,月经变化,食欲性欲变化,睡眠节律变化,胃肠不适,呼吸及循环系统改变,等等开始出现。这些症状可以看作器官对压力的反抗。如果忽视这些症状,则容易纵容其向器质性疾病的转化。如高血压、糖尿病、甲亢、哮喘、甚至肿瘤等器质性疾病,都被认为是心身疾病,也就是说,心理社会因素在这些疾病的发生发展中起到很大作用。

接下来,心理科会给与相应的治疗。

治疗可以分两大部分,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

药物治疗的作用原理可以简单理解为,通过对神经递质进行调节,间接的补充5-HT、NE 、DA等神经递质。药物整体安全性都比较高,不需要特别怕它。因为是调节神经功能的物质,心理科药物一般不会导致不可逆的器质性损伤。只要按医嘱用药,往往可以解决掉你眼里的“疑难杂症”。

另外一部分就是心理治疗了。心理科最具特色的一部分,也是医疗中最讲人文的一部分。虽然多数都是谈话的形式,但有经验的心理医生可以根据你描述问题的方式发现你的人格、个性、认知思维模式,找到需要调整的思维加工环节,并给出相应的调整方法。临床上可以看到,临床上压力比较大的人群可以简单分为几大类:自我苛求的完美主义者,自我挫败的悲观主义者,过度思维缜密的理想主义者,棱角分明的冲突思维者,委曲求全的自我压抑者,自我功能整合不良的初出茅庐者,自我贬低的消极主义者,缺乏安全感的惯性焦虑者,过度情绪化的冲动不稳者,过度自我为中心的偏执者,刻板僵化的强迫人格者、拖沓惰性大的犹豫不决者等等。当然,人的个性是复杂混合的,我们不应该用任何一点去概括和标签化他人,这里只是举出一些例子,呈现问题的目的是解决问题。

在此,仅希望通过一篇科普文章告诉大家,某些疑难杂症应该告别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了,已经被排除掉疾病的不适症状应该考虑到心理科就诊,不应该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自己的心理问题,更不要在完全不了解的时候污名化心理科的治疗。

接纳是治愈的开始,对心、身问题都是。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