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7个正常人被送进精神病院,4年后,得到的结果大为讽刺

京东互联网医院·慢病小病不排队,名医专家在身边。
主治医师孙高翔
孙高翔,主治医师,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精神科

在日常生活中,不同的人可能被贴上不同的“标签”,而一旦被贴上标签,他的行为也会具有标签的特征。在学习生涯中,我们一定会遇到两类学生,一类是优等生,一类是差等生。当优等生和差等生同时犯一个错误的时候,老师会根据他们各自的“标签”做出不同的评价。

比如对于没有及时完成作业这件事情,老师可能会主动为优等生寻找理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有事情才未写完,而不是故意未完成作业;相反对于差等生没完成作业这件事,老师的态度却是相对恶劣的,会自然而然地给他贴上不想写作业、故意不完成的标签。

罗森汉恩实验就是一个关于标签对影响的一个重要实验。实验的方法就是将 7 个正常人被送进精神病院 4 年,结局极度讽刺。

以伪乱真

1973 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罗森汉恩在众多报名参加实验的人中招募了 8 个人来进行这场实验。这 8 个假病人分别由 1 名研究生、儿科医生、精神病学家、画家、家庭主妇和 3 名心理学家组成。

在通过培训后,他们都以自己经常能听到一些相同的声音,分别向 12 所精神病院寻求帮助。在进到精神病院之前的的医院测试中,除了谎称自己能听到其他声音之外,所有的其他测试都是按照正常人的水平进行的,所提供给医院的信息也都是真实的信息。

结果 8 名假病人中除了一人未被诊断为精神病,其他 7 人都被诊断为精神病患者。

被诊断为精神病患者的七人顺利进入了医院接受治疗,在医院中他们需要保持自己正常的生活状态,既需要记录自己在医院所经历的事情,同时也要观察医院的医生和病患对自己的反应。

“标签”障碍

七名假病人顺利进入医院后,所有的行为便回归正常。他们进入医院后也如最初要求的那样每天记录自己的经历,最初由于自己是假病人,对于记录自己经历这件事情都进行了十分隐蔽的藏匿。

但一次在意外中被发现,医护人员并没有感觉到异常而把这种行为归到一种精神病的表现中。医护人员对于他们像其他的病人一样,每天都会给予很多的精神药物,在研究中,医院共发给这七个假病人 2100 片药物。

他们并没有食用这些有害的物质,而是像培训的那样,将这些药物先在医护面前进行藏匿,而后趁机冲到厕所里。

而对于扔药物这一行为 他们也惊奇地发现并不是只有自己做,一些被诊断为病人的精神病者也和他们做同样的事,这是让假病患们所震惊的。

而在整个实验中他们的关键发现是,只要他们最初被定义了有精神病,无论他们之后在医院中表现的有多正常 医护人员都会不加辨别地把这些行为归为精神病患者行为中的一种。并且在长达四年的实验之中未有任何医护人员发现异常,反而一些病人能鉴别出这七个假病人。

在三个假病人所在的医院中,其中就有 35 个病人对假病人表示怀疑,并对医护人员说他们是假病人,他们每天有奇怪的记录行为,他们一定是记者,或者是调查者。

但医护人员也并没有把这些病人的话当成正常人的话来考虑,只是不假思索觉得他们病情又加重了,开始了胡言乱语,然后给予更多的精神药物。

结局讽刺

在精神病院里假病人们也发现,医护人员和病人们之间并没有很多的治疗交流,更多的只是给予大量的药物,假病人们也多次表现自己是正常的可以申请出院,但医护人员认为只有精神病患者才特意强调自己不是精神病,反而觉得他是病情加重。

而部分医护人员也没有把精神病人当作正常的人来看待,就有一位护士在病患面前,毫不遮掩地调整内衣,因为他觉得这些精神病人对于正常男对女的反应并不存在。

在长达四年的实验之中,七名假病患装作病情减轻,然后被精神病院释放。罗森汉恩的研究有力地证明了精神病院对于真病人和假病人的测试并不准确,并不能真正的把两者区分开来。

而医护人员和病人之间也没有深入地观察交流,他们总是以最初被贴精神病的这种标签来判别这些患者的行为,任何正常的行为都会被认为精神病患者的行为的表现之一。对于假病人所提供的完全真实且正常的个人经历,他们会给出完全精神病学的解释。

小结:

罗森汉的实验,无疑揭露了当时精神病学诊断的不严谨之况,此实验也极大的打击了当时的精神病学,使当时繁荣的精神病学一度陷入了发展的低谷,但任何事情都需要在批评中前进 。

罗森汉实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批评精神病学的诊断标准的不准确性,而是起到鞭策精神病学家修订诊断标准的作用。罗森汉实验中所表现出的精神科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不平等、精神病治疗的标签化、非人格化等弊端,所带来的现实意义都大于它所反映的不足,因为他所表现的不足促使了精神医学领域的进一步标准的更改和发展 ,使之后精神病治疗能越来越人格化、严谨化。

正是由于当时精神病医学没有发展出具有完备科学性和说服力的检测指标,对于病患的诊断总是难以逃脱医护人员根据标签的主观性判断的弊端,才会发生让 7 个正常人被送进精神病院 4 年,结局极度讽刺的事情。

当然,任何事物都是发展进步、不断完善的过程,我们不能要求一事物在初步的状态就达到成熟的水平,相信罗汉森实验的目的也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批评精神学界所存在的一些诊断标准的不足。而是要通过这一试验让精神医学界看到自己医学领域所能够进一步发展完善的地方,最后使精神医学水平进一步提升。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