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导致的躯体化障碍:明明身体疼痛和不适就是查不出问题

(作者:李晓伟)

初见南京的小李是在一个洒满阳光的清晨,那天,安建雄院长早早的开了门诊,这已经是他多年的习惯了,他担心从全国来的患者会因为看病时间太短的问题,所以会提前开始出诊,小李是第一个来到门诊的病人,他背着黑色的双肩帆布包,手里拿着一沓做过的检查单子,很有礼貌的说,”安教授,我的胃已经疼痛了好多年了,最近似乎加重了”,他皱着眉头,神情凝重,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去过了好几家医院了,还专门去过精神卫生中心,诊断了抑郁症,我觉得我非常难受,您帮我看一下吧“,每次遇见这样的患者,安建雄教授都会给他充足的信心,坚定的对他说“小李,你不要着急,你来到北京看病很不容易,我会想办法帮助你,找出那个引起你胃痛的恶魔,好不好?”安建雄教授通过追问病史得知,小李于 3 年前因学业压力出现胃胀、胃部紧缩感进而带来了持续胃部的疼痛,导致入睡困难,睡眠持续时间较短,夜间易醒多梦,白天烦躁、易怒,曾经在于 2019 年在当地省里最著名的一家三甲医院做过胃肠镜等相关检查,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解释他的胃疼,无奈之下去了当地精神卫生中心开了抗抑郁的药物,失眠有好转,然而胃痛的症状却没有丝毫减轻,从他的面色可以看出胃痛带给这个年轻人的苦楚,厚厚的眼镜片下藏着呆滞的目光、粗糙的皮肤最能看出与这个年龄不相符的特征,可是小李却不愿意放弃自己,通过各种方法去寻找治疗自己胃痛的地方,这次是听一位在北京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麻醉、疼痛与失眠医学中心治疗失眠成功的朋友介绍,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北京。

安建雄教授给他安排了住院,继续完善了一些特殊的检查,汉密尔顿评分法显著焦虑(24 分)和严重抑郁(35 分);心理测评也发现有心理障碍。安建雄院长召开了多学科病例讨论会,最后诊断为“躯体化障碍、混合焦虑和抑郁障碍“,并组织制定了周密的特殊治疗的方案,经过和小李沟通,签署知情同意书,为安全起见,安建雄团队为他特别启动了在手术后麻醉监护室进行新型快速抗抑郁治疗,整个过程小李没有感觉到任何不良的痛苦,在很舒适的条件下完成了这次治疗,当他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安院长,我感觉从未有过的舒适,我觉得眼前明亮了许多“,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是的,这就是我们所要的结果。然而过了几个小时后,小李又感觉到胃部紧缩感阵阵袭来,可以看出先前的兴奋一扫而光,主管医生赵倩男向安建雄教授报告了小李的情况,然而安建雄教授却表现出充分的自信,他再次亲自到病房了解了小李的状况,同时安慰他说“小李,不要过于担心,暂时的反复是这类疾病的一个客观发展过程,我们继续观察明天的情况,今天可以放松心情,不要多想,要有战胜疾病的坚定信念,明天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啊。“听完安建雄教授的嘱托,小李似乎平静下来了。

第二天查房的时候,小李兴奋地跟主管医生赵倩男诉说,“赵医生,我昨夜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踏实,胃痛也减轻了 70%左右,真的太神奇了,安教授说要放松,要有坚定的信念,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这么好的效果。“,可以看得出他对治疗效果特别的满意,赵医生向他解释到; “胃痛的症状正在减轻,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还有其他的不适,包括失眠等,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听了赵医生的话,小李的心踏实下来了,只是还有些担心疼痛会不会复发,就这样当天就出院了。

一段时间后小李又来到门诊,述说上次治疗后胃疼越来越轻,现在已经基本消失,因为担心复发,所以想“宜将剩勇追穷寇“在做一次治疗以巩固疗效防止复发。幸运的是两次新方法快速抗抑郁治疗后他三年多来的胃痛已经完全消失,心境舒适,像换了个人似的,口服的抗抑郁的药物也已经减掉了大部分。出院的那天下午,正是北京阴雨天气刚转晴的时候,秋日的凉风掠过心间,阳光倾斜在他的脸颊,暖意融融,敞开心扉,心底却似铺了一层柔软的毛毯那样舒适。

在很多医院里我们经常遇到不少的类似小李这样的患者朋友,他们有明显的多种躯体症状如疲劳、失眠、月经失调、头晕、胃肠道疼痛不适、关节或肢体疼痛,都可提示抑郁状态,但做各种检查都没有找到疼痛的原因或者是有阳性的结果与症状体征都不相符,反复就诊于多个科室,多个医院,甚至有的医院会把这样的患者定性为精神分裂,传统的治疗方法是口服药物和电休克疗法,药物疗法起效慢,通常需要三周左右,遗憾的是部分病人无效,还有一部分病人不能耐受药物的副作用而自行停药; 电休克疗法虽然起效迅速,但需要全身麻醉,有一定风险,特别是年老体弱者可能会风险陡增。

安建雄团队长期致力于包括抑郁自杀倾向和躯体化障碍等疑难病的诊治和研究,以往治疗躯体化主要采用电休克疗法,为了让病人更安全,效果更确切,经过五年的努力,将改良电休克疗法再升级,成果发表在国际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协会官方杂志《电休克杂志》,安建雄博士还当选为国际电休克协会中国分会会长,后来牵头成立了中国医师协会神经调控分会电休克与神经刺激学组,在全国范围开展多次“电休克与神经刺激中国行”巡讲。这项研究大幅提高了电休克治疗的安全性和舒适性,效果也更加确切,但也有成本增加和效率下降等问题。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历史上有一种名为氯胺酮的麻醉药因为其副作用,并被列为毒品,也即被称为 K 粉的物质而逐渐被麻醉医生弃用。然而近年来科学家们发现氯胺酮具有快速抗抑郁作用,科学家于是合成了抗抑郁作用更好,副作用更低的艾斯氯胺酮,主要由精神科通过非静脉途径使用。氯胺酮在我国大规模用于临床麻醉有四十多年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安建雄团队经过一年多的摸索,已经制定出一套具有我国特色、由麻醉与疼痛医生主导的新型快速抗抑郁疗法,通过给药方法改进和科学配伍,除外起效快速(2 个小时,远低于传统抗抑郁药物三周左右)、安全可靠等优点外,副作用也显著降低,安建雄还积极倡导和践行将舒适医疗应用于抗抑郁治疗,由此病人的就医体验,也就是治疗的舒适性也得以大幅提升。

安建雄 醫學博士 博士導師 中國醫科大學航空總醫院副院長,中國科學院北京轉化醫學研究院疼痛研究室主任,民盟中央衛健委副主任,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中國睡眠研究會麻醉於疼痛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和創建人,留學美國匹茲堡大學,後被聘為訪問助理教授。

参考来源查看来源
[1]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 中华医学知识库
[3] 世界卫生组织
向本文作者提问
安建雄·主任医师
安建雄主任医师可处方
航空总医院疼痛科
好评100%|接诊量1970|响应时长346分钟
擅长: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三叉神经痛;慢行顽固性失眠,伴有药物依赖或抑郁自杀倾向;股骨头坏死,慢性盆腔痛,椎管狭窄马尾综合症,复杂性区域疼痛综合症。其他疑难病:阿片类药物成瘾、顽固性呃逆、癌痛、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等。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
带状疱疹
¥38.0
问医生
#抑郁#躯体形式障碍#躯体化表现
阅读数 49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微信好友
朋友圈
疾病科普
查看更多
以长久担心或坚信躯体异常为特征的一组神经症由多种因素引起各系统症状,但有器质性病变主要采取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需重视预防简介躯体化障碍是一类慢性精神障碍疾病,患者常自诉躯体适,但未发现相应组织或器官有病变[1]。该病进程较慢,且容易反复发作,以患者躯体适症(如恶心、呕吐、疼痛、麻木等)为主要表现,同时患者伴随明显焦虑及抑郁等精神心理症状。研究发现,该病致病原因可能与个体差异、遗传及心理社会因素等密切相关,患者发病后可累及机体各器官,严重影响患者人际关系及社会存在形式[2]。目前并特异性治疗方法,一般选择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相结合。早期预防对本病极为重要,主要包括自我减压、情绪调节、社会交往等。症状表现:躯体化障碍常以多种、反复出现、经常变化的躯体适症状为主要表现,各个器官或部位均可表现适,常常出现的症状有胃肠道症状、皮肤异常、性与月经改变、呼吸循环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症状等[3]。诊断依据:长时间(超过6个月)的多种、反复出现的躯体适症状,但体格检查及实验室检查未发现异常,以下症状有2点即可诊断本病:胃肠道症状:如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皮肤异常:皮肤感觉异常,如四肢麻木、皮肤瘙痒等症状;各部位皮肤均可出现同颜色斑点。性与月经改变:男性病人可出现勃起能或射精障碍,女性患者可出现月经调、性冷淡等症状。呼吸循环系统症状:如呼吸困难、胸闷、气短、胸痛等症状。泌尿生殖系统症状:如尿频、尿急、尿痛,阴道分泌物增多、有异味等症状。躯体化障碍有哪些类型?根据疾病严重程度分为:轻度躯体化障碍中度躯体化障碍重度躯体化障碍是否具有传染性?否是否常见?本病常见。在综合医院研究发现躯体化障碍患者占7.4%,且近年来发病率呈增加趋势[1]。是否可以治愈?可治愈。现阶段可通过药物和心理治疗等手段控制病情发展及缓解症状。是否遗传?存在遗传可能性。是否医保范围?是
安建雄·主任医师王银妹副主任医师深圳市龙岗区人民医院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