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治性」双相障碍背后的玄机 

大约 20%的双相障碍(BD)患者同时满足边缘型人格障碍(BPD)诊断标准。共病 BPD 可增加 BD 患者心境事件发作的次数,并导致 BD 治疗反应不佳,常被判定为所谓的「难治性」病例。

心境不稳、冲动、精神病性症状、睡眠紊乱、自杀威胁等均难以准确鉴别 BD 和 BPD。BD 最强的预测因素是躁狂发作/症状,以及 BD 家族史阳性;自伤行为、人际关系不稳、竭力避免被抛弃、长期空虚感、性虐待史、共病物质滥用则是 BPD 的重要预测因素。

BD 患者在亚临床状态下可出现心境不稳,但如果完全缓解期仍存在心境不稳,提示患者或许需要其他治疗。

病例

患者女,35 岁,25 岁时首次来我院就诊。既往信息来自患者本人及其家人的报告。

患者母亲在妊娠及分娩期间未出现显著并发症。患者母亲表示,患者从小就「很不好带」,不好好睡觉,一不高兴就大发脾气,用头撞地面,大哭大叫,直到撞得青紫。三到五岁期间,患者遭遇了来自家人的一名女性密友的性虐待,当时未被家人发现。除此之外,患者在学校还卷入了霸凌事件。

患者的童年还被焦虑所笼罩,尤其是社交焦虑,以及害怕被抛弃;但事实上,患者从未面临真正的被抛弃的威胁。患者提到,自己害怕孤单一人,没人帮助她。自青春期早期开始,患者还存在低自尊的现象,如感觉自己很丑,不如其他女孩那么优秀,也没人爱。

11 岁时,患者出现悲伤、社交隔离、失眠,以及食欲、精力及注意力的下降,持续超过 2 周,提示首次抑郁发作。患者(及其母亲)均报告称,患者在接近 18 岁时出现心境高涨、精力增加、易激怒、性欲亢进、挥霍无度、睡眠需求减少的症状,提示首次躁狂发作。患者还报告称,当时感觉自己与上帝之间有某种特殊的连结,还有阅读他人心思的能力,提示精神病性症状的存在。尽管患者辍学,其家人仍未带其至精神科就诊,此后上述症状自行缓解。然而在 8 个月后,患者又出现了一次新的抑郁发作。

23 岁整整一年,患者饱受反复出现、不可预料的惊恐发作的困扰,深感痛苦,社会功能严重受损。当时,患者还被诊断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但即便接受了专科治疗,患者的焦虑症状仍持续存在。此外,患者的抑郁症状同样反复发作,首次至精神科就诊,被诊断为惊恐障碍及抑郁发作,并接受了氯米帕明治疗。治疗过程中,患者出现了严重的易激怒/恶劣心境及主观思维进程过快。

23 岁至 25 岁期间,患者无数次至精神科就诊;除惊恐障碍外,患者还被诊断为抑郁症、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最终被诊断为双相障碍(BD)。为治疗 BD,患者首次使用锂盐,此后联用了利培酮,治疗反应欠佳;换用双丙戊酸钠联合拉莫三嗪,出现严重副作用。最终,患者使用奥卡西平 300mg/d。就在这一年,患者被作为难治性 BD 病例转诊至我处。

患者的精神障碍家族史丰富:其父亲及一名兄弟被诊断为单相抑郁;一名姨妈罹患严重抑郁,多次自杀未遂;祖父及一名叔叔为酒精滥用者。并且,其母亲的曾祖父及高祖(great-great-grandfather)也曾因精神疾病被收入院,但具体诊断不详。

详尽回顾病史后,患者被确诊为 BD,奥卡西平加量至 1800mg/d,联用喹硫平 400mg/d,并沿用至今。奥卡西平总体耐受性良好,低剂量时即有效改善了患者的易激怒及思维进程过快,并在加量过程中持续带来治疗获益;喹硫平不仅改善了患者的抑郁心境及失眠,也在患者整体病情的持续好转中发挥了作用。

然而,患者仍继续表现出强烈的情绪不稳,面对任何应激事件时,总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激烈的反应,且并非躁狂、抑郁及混合发作时的典型特征。复诊期间,我们意识到患者的情绪不稳与边缘型人格障碍(BPD)关系更为密切,而非 BD。

虽然心境正常,患者却从 25 岁起开始出现自伤行为,28 岁前已过量服药自杀未遂四次。患者在维持稳定的人际关系方面存在极大的困难,包括与朋友、亲属及男友,且总是害怕被抛弃。有很多次,患者相当确信别人正在审视或议论她,但持续时间很短,且仅发生于应激期间。

此时,患者的症状已不满足 BD 诊断标准,而符合 BPD 诊断标准。在患者首次来诊的 3 年后(28 岁),我们基于 SCID‐II 给出了 BPD 的共病诊断,与患者就这一诊断展开了讨论,开展了心理教育,并提供了恰当的心理治疗,包括家庭治疗,为期 12 周的团体认知行为治疗,以及患者正在接受的每周一次、每次一小时的个体认知行为治疗。很多 BPD 症状较前改善,且未再次发作 BD。针对继发于应激事件的严重情绪不稳,患者有两次被给予奥氮平治疗,最高量 10mg/d,但均很快停用。我们发现,患者并非所谓的「难治性」BD 患者,而是存在诊断及治疗不全面的情况。

目前,患者已经结婚,成为一名自由职业的按摩治疗师。尽管程度较前减轻,但患者仍存在人际关系的不稳定,遵守劳动合同及完成本科学业仍有困难,而空虚感则是患者目前最突出的残留症状。患者仍在接受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并规律锻炼,并接受精神科随访。

患者的病情变化如下图(横屏查看):

图片

讨论

本例患者 23 岁时被诊断为 BD,5 年后被诊断为共病 BPD。当躁狂、抑郁、混合心境发作无法继续解释心境不稳,而其他 BPD 症状在心境正常的背景下也愈发明显时,BPD 诊断也终于浮出水面。事实上,在最终诊断 BPD 前,我们还考虑过快速循环、混合状态、环性心境等诸多可能性,在此不展开讨论。

在我们看来,该患者给我们最重要的启示包括:

  1. BD 和 BPD 均可表现为心境症状;当 BD 患者存在心境症状时,诊断 BPD 相当困难。
  2. BD 患者在亚临床状态下可出现心境不稳,但如果在完全缓解期仍存在心境不稳,提示患者或许需要其他治疗。

现有文献中,BD 与 BPD 的鉴别诊断存在争议。循证学证据不断涌现,人们的认识不断得到更新,但仍未达成共识。目前知道的是,大约 20%的 BD 患者共病 BPD,每 5 名 BD 患者中就有一人满足 BPD 诊断标准。

鉴于 BD 与 BPD 在临床表现上存在显著的重叠,精神科医师需多加小心。心境不稳与冲动对于两者的鉴别诊断帮助有限,精神病性症状及睡眠紊乱同样如此。相比而言,某些特定的临床症状、病程、家族史及治疗反应可能更有助于两者的鉴别。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所有因素均需要以纵向及发展的视角看待。

就症状而言,BD 最重要的预测因素为躁狂发作或躁狂症状,尤其是心境高涨,目标导向行为增加,以及心境症状的周期性。另一方面,BPD 患者则更多地表现为反复自伤,人际关系严重不稳定,自我意象不稳(包括针对自身的严重负性认知及情绪性评价),竭力避免被抛弃,以及长期存在的空虚感。

与 BD 不同,BPD 患者的性虐待史及物质使用障碍情况更为突出。BPD 患者也常出现自杀威胁及自杀未遂,但这些在 BD 患者中也很常见,因此难以用于鉴别。相比于 BPD 患者,BD 患者存在 BD 家族史的比例更高。

治疗方面,BD 对药物治疗反应更佳,应作为一线治疗。心境稳定剂及非典型抗精神病药均可有效治疗 BD。与之相反,BPD 的一线治疗为心理治疗,对药物治疗反应有限。

总而言之,本病例提示,正确诊断 BD 共病 BPD 具有重要意义,有助于改进治疗,更好地管理心境不稳及情绪反应。并且,同时有效处理 BD 及 BPD 也为患者带来了更大程度的自我掌控感——被问及状况如何时,患者的回答是:

「双相障碍这边,已经得到控制了;边缘型人格障碍这边,我一直在控制它。」

参考来源查看来源
[1]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 中华医学知识库
[3] 世界卫生组织
向本文作者提问
刘庆雨·住院医师
刘庆雨住院医师可处方
抚顺煤矿脑科医院精神科
好评98%|接诊量652|响应时长93分钟
擅长: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躁狂症、精神分裂症、双相障碍、酒精所致精神障碍、青少年心理咨询等
抑郁症
精神分裂症
¥19.9
问医生
#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轻躁狂发作#精神心理科#精神残疾#常见症状
阅读数 7
本文由作者上传,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相关事宜可联系jdh-hezuo@jd.com
反馈
微信好友
朋友圈
疾病科普
查看更多
躁狂、情绪高亢、抑郁低落、悲观狂躁发作、抑郁发作可以治愈。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并行简介双相障碍是一种狂躁表现与抑郁表现并存,并交替发作的精神疾病。发病年龄限,男女比例几乎相同;其病因还未完全明了,但是目前明确了社会环境、遗传因素、生物因素对双相障碍的产生存在明显的影响,并且因素间的互相作用会导致病情的发展。症状表现典型症状是狂躁发作与抑郁发作并存,狂躁发作时表现为典型“三高”:患者的情绪异常高涨、意志活动的增多、思维异常奔放;抑郁发作时表现为典型“三低”:悲观并且有厌世的倾向、情绪异常的低落、意志活动的减退。诊断依据依据典型的狂躁发作、抑郁发作交替出现,同时间歇期正常,以及部分相关的量表测定,包括抑郁症的量表或者是轻躁狂症状量表,来了解患者的整体的精神状况。双相障碍有哪些类型?美国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五版依据症状表现,将双相障碍分为以下四个类型:双相I型障碍双相II型障碍环性心境障碍双相及相关障碍是否具有传染性?否是否常见?本病常见。是否可以治愈?可以治愈。目前的治疗方案有:物理治疗和心理治疗。如果及时有效的治疗,会慢性加重出现自残自杀伤人,幻听幻觉等精神障碍表现。是否遗传?是是否医保范围?是
刘庆雨·住院医师刘登华副主任医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
广告图片 关闭icon
0
0
0